您好,欢迎光临琴界。登陆 | 注册
琴界商城 | 网站联盟 | 琴界博客
当前位置: 首页 > 品鉴 > 黄滨:面对音乐需要谦卑--黄滨访谈
品鉴:黄滨:面对音乐需要谦卑--黄滨访谈
【请大家来品鉴】

 

 摄影:许韬

文:Mickey

最初接触到小提琴家黄滨是在2003年,当时还是一名学生,选修了刘一贯教授的课,刘教授给班里同学分享了一个视频:《黄滨·贝多芬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当时才得知,作为1994年“帕格尼尼国际小提琴比赛金奖、帕格尼尼作品最佳奖获得者”,她是首位赢得意大利热内亚市政府青睐,同意借出帕格尼尼生前挚爱名叫“大炮”的小提琴进行演奏并录音的中国小提琴演奏家!

视频里黄滨只是用了一个小时对帕格尼尼的小提琴进行熟悉和调试,就用它来演奏贝多芬伟大的传世之作。那是我第一次听黄滨演奏的经验,当时觉得很惊艳,因为她演奏风格非常纯正、朴素自然且大气,有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力量,如果不看视频,我丝毫不会联想到是一位女性小提琴家在演奏。在后来为了多了解黄滨的演奏,也希望她被更广泛的人们认识,当时我写了封邮件给广东电台古典纵横的主持赵毅敏先生,希望能在他的节目上听到黄滨的录音。于是愿望成真,赵先生在节目里介绍了黄滨这位演奏家并且播放了她演奏的巴赫无伴奏小提琴组曲第2首中的chaconne,这段经典的录音吸引了当晚听了节目的乐迷,也在不少乐迷的心中埋下了一个小小的愿望:希望日后有机会在广州观看黄滨的专场音乐会。而今将近十年过去,终于将在2012年的6月16日迎来黄滨在星海音乐厅的专场音乐会,届时,黄滨将会使用她那把1886年的意大利琴为广州观众演奏帕格尼尼24首随想曲中的第1、6、9、13、21、24首,以及巴赫小提琴无伴奏奏鸣曲第一、二号。这将成为一场小提琴演奏最巅峰状态的音乐之旅,为热爱小提琴的观众献上一场过足瘾的音乐大餐。在准备这场音乐会之前,笔者有幸采访了这位早已名声在外的小提琴家。

记者:您觉得在美国受教育给你带来的最大改变是什么,为何后来选择到EASTMAN音乐学院读博士而不是朱莉亚等音乐学院?读博士对您而言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黄滨:在美国受教育能让我接触到很多优秀的音乐家,他们有自己很擅长的音乐,例如巴洛克时期、古典时期、浪漫时期的音乐风格,我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同时能听到很多一流的音乐会。伊斯曼音乐学院其实在美国是排名第一的音乐学院,朱莉亚和柯蒂斯都是注重演奏,培养演奏型人才的学校,伊斯曼更偏向于学术理论的研究,而我自己在演奏上已经有很多经历了,所以希望更多的在学术上加强自己。其实读博士并不是为了学位,只是想在学术、历史、理论方面更多的加强自己的知识,也是为了成为更好的演奏家,对音乐有更好的理解。

记者:您参加了很多国际重要的小提琴比赛,比赛对您意味着什么?

黄滨:以前参加比赛的动机是为了提高自己,通过比赛的经历让我听到很多其他选手的声音,以及有机会在舞台上演奏,这样能督促自己练习,同时也可以听到很多意见。以前比赛没有想过会赢,没有觉得自己特别好的,就是尽自己的能力去比赛。

记者:您曾经担任提琴制作比赛的评委,你怎样看待新琴和古琴,现在提琴制作行业发展怎样,还会再有过去意大利几个家族的高峰吗?

黄滨:(笑)这只能等到两百年以后才知道了。其实好的新琴不一定比二三流的古琴差。但一流的古琴,是新琴难以超越的。好的古琴能让你随心所欲,色彩和力度是平衡得很好的,例如Guarneri,具有爆发性的力量,同时也有很甜美的时候,让你能做到所有想做的事情。新琴很难达到这种效果。

以前的树木是长了很多年才拿来制琴,当然原料是一部分原因,当今虽然也能将小提琴研究得很透彻,照着过去的模样来做,但就是做不来以前的效果。艺术是无法仿造的,因为具有生命力。也许也和时代有关,当时的斯特拉迪瓦里家族,一辈子就在制琴,没有网络和电视,住在克里蒙娜这样一个小城镇里,却是将整个人的精力和生命投入在制作中。现在的人们需要面对生存竞争,社会节奏快,无法完全沉静下来去专心的制作,所以缺乏了时间和艺术的沉淀就很难再出精品了。

以下一个问题类似

 

记着:演出或者录音曲目的呢?是否会其他演奏者的风格影响,您最敬佩的大师是哪位

黄滨:作为一个音乐家,都是时代人物,虽然大师都录制了这些作品,但我们每个人都有这个时代特质的声音。真正好的演奏家都有跟别人不一样的特质,给听众带来独特的感受。我并不觉得在我听了那么多的录音后就没有新鲜的东西呈现,我反而会觉得有我自己对作品特殊的感受。
我经常在YouTube上看别人演奏,多听多看总是很有帮助。其他人的风格也会影响自己,受影响也很好,容易被影响不是坏事,但被影响以后要成为自己的语言表达出来。
我最佩服的大师是海菲茨。海菲茨对小提琴的掌握已经是能做到随心所欲,可以说接近完美。单纯从小提琴演奏而言我觉得没有比他再完美的小提琴家了,人们可以选择喜欢或不喜欢他,但很难有资格去批评他。
记者:您本人喜欢演奏哪一类的作品。
黄滨:我觉得不论现代的还是古典的曲目,我都希望有机会演奏。例如我前段时间遇到了一个台湾的现代作曲家,我很喜欢演奏他的作品,因为有深度很有意义。当然现代音乐有很多不排除就是为了追求音响效果而创作,这不是我喜欢的风格,我喜欢的音乐是有意义有内涵的。我觉得许多大师的作品都非常具有内涵,很少有单纯炫技的,维尼亚夫斯基和帕格尼尼被很多人归类为“炫技”令我不解,他们只是展现了很多演奏技巧,但其实都充满了乐感和表现力。其实只要能有打动我的作品我都想去演奏,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单纯只是为了展现技巧我是不愿意演奏的,也不值得去欣赏。
记者:有的音乐家喜欢在现场演奏,但也有一些音乐家只愿意呆在录音棚里,比如钢琴大师格伦·古尔德。您对此有何看法?您自己更偏爱哪种表演形式?
黄滨:我最近做的录音比较多,我其实蛮喜欢录音的。因为录音可以学习到很多东西,录完可以再录,因为可以听到自己,可以改进,录音的环境也可以改变我对音乐的看法,包括混响等,这是一个有趣又帮助自身提高的过程。而现场是瞬时的,是那个时刻的创造,演奏完就过去了,总是会带有一点遗憾,因为当时的状态很重要,而人又都是有限的,所以很难做到完美。音乐其实真的很难,很复杂。
 
记者:您是如何保持良好的技艺和状态的?
黄滨:我会注意锻炼身体,吃得健康,特别在旅途中,作息不是很规律的时候,补充营养品是很重要的。要保持心情愉快,我平时也喜欢跑步和游泳。我们的身体会影响我们的演奏,因为发音与肌肉有关,所以良好的身体状态很重要。
记者:您现在每天的工作通常是怎样安排的,每天练琴多少小时,有哪些练习是必须要做的。
黄滨:现在常常在旅途中,没有太规律的生活。如果有一天完全的属于自己,我希望能练琴,我是喜欢花很多时间练琴的人,至少5-6小时,练琴其实很有乐趣,我觉得永远有练不完的琴,我是需要时间才能有我想要的音乐出来。我会花很多时间看谱子,以及找一些资料来阅读。
记者:最近有什么录音和演出计划。
黄滨:我刚录完帕格尼尼的24首随想曲(香港唱片),是一张小提琴与吉他合作的专辑。还有弗兰克,德彪西和拉威尔的一张法国作品专辑,随后会在瑞士有一个巡回演出,接着会做一张圣诞音乐专辑,那些听起来很简单的古老赞美诗有许多人们太熟悉的旋律,例如《平安夜》,所以改编曲会增加一些特殊的变化,用不同的风格,爵士、乡村音乐等元素,同时也有莫扎特和德彪西的意境。
明年会在美国演奏莫扎特的十六首奏鸣曲的现场音乐会,我自己本身很喜欢莫扎特的作品。我也很希望能举行舒伯特、勃拉姆斯的系列音乐会。
记者:以您的经历,要获得比现在更多的荣誉和市场其实不难,但您一直很低调,是因为您不喜欢商业化的包装吗?还是说安静的环境才能给您带来更好的灵感。
黄滨:我没有刻意追求包装,因为那除了一个团队的运作的同时也需要自己去做很多事情。其实安静与否在于内心,需要找到一个平衡,倒不是说每天要关起门来才能让自己安静,我其实是个比较放松的人。其实面对音乐需要谦卑,不然无法给人带来感动。
附录:琴界网黄滨介绍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内容
 
制作工艺小分类1
制作工艺小分类2
制作工艺小分类3
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琴弓配件松香音乐会
商家推荐